近些年甘肃省兰州市在垃圾场的维修和建设方面做了多番努力。今年10月,经过三年多的建设,位于皋兰县忠和镇罗官村的兰州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进入试运营阶段,一座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厂,其的垃圾焚烧发电技术,能否为破解城市“垃圾围城”难题找到新出路?
历经六年垃圾焚烧厂终落地 兰州有望破除“围城”困境
来自甘肃省兰州市环保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兰州市共清运生活垃圾90.8万吨,平均每天大约清运2465吨,这些生活垃圾在清运后大多堆放在城郊,形成“垃圾围城”的局面,政府部门一直在探索破解新途。
今年10月,经过三年多的建设,位于皋兰县忠和镇罗官村的兰州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进入试运营阶段,一座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厂,其的垃圾焚烧发电技术,能否为破解城市“垃圾围城”难题找到新出路?
1.“天热时,我宁可忍受炎热也不敢开窗户,一开窗户就放进一屋子的臭气,根本散不出去。
每天出门时拎起家中的垃圾袋随手扔进就近的垃圾桶,已成为兰州市民日常生活中为常见的情景。但这些垃圾终去了哪里呢?
对于居住在七里河龚家湾附近的居民们来说,去年夏天西津坪垃圾场垃圾渗滤液外泄导致臭味弥漫的情形,至今难忘,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居民马国强仍满腹怨言:“正是八月份,天气炎热,可打开窗户,刺鼻的恶臭飘进家中,有时候早上甚至能被臭味熏醒。”而对居住在伏龙坪的刘丽霞来说,自从芦家大沟的垃圾场关闭之后,多年来忍受刺鼻的臭味煎熬的日子终于结束。刘丽霞说,在芦家大沟垃圾场没有关闭时,夏天宁可忍受炎热也不敢开窗户,因为一开窗户就放进一屋子的臭气,根本散不出去。
2012年1月,使用22年之久的城关区伏龙坪芦家大沟垃圾填埋场因超期服役而性关闭。此后,城关区在青白石乡大浪沟建设了一座垃圾处理场,城区产生的生活垃圾分流到这里处理。但由于该垃圾场处理场容量有限,从2012年10月开始,城关区生活垃圾不得不送往七里河区西津坪垃圾场处理。为此,兰州市执法局对七里河区西津坪垃圾场进行了投资改建,承担城关、七里河及安宁部分生活垃圾处理的重任。
然而由于西津坪垃圾场本身处理能力有限,自2008年以来一直都是超负荷运转,其处理方式也只是覆盖填埋。特别是2015年8月,西津坪垃圾场垃圾渗滤液外泄,给周边市民生活带来很大影响。面对这一情况,七里河区从今年4月起决定对西津坪垃圾场进行封场综合整治,之后城关区、七里河区的生活垃圾都被清运到皋兰县忠和镇罗沟村一处临时垃圾场进行处理。
2.“一波三折,历经6年焚烧发电式垃圾处理厂落户兰州”
事实上,近些年兰州市在垃圾场的维修和建设方面做了多番努力。
2006年兰州市投资50万元,对城关区伏龙坪芦家沟垃圾场进行了扩容建设;2007年投资612万元续建七里河区西津坪垃圾场,同时投资50万元对红古区垃圾场、西固区野狐沟垃圾场进行了维修建设,并已投入使用。但是垃圾场建设的速度远远无法满足每天近3000吨垃圾的产量。
兰州市执法局的一位负责人说,受制于垃圾场地少,处理方式单一的现实,兰州市采取的垃圾处理方式仅局限于卫生填埋。这种简易处理通常会产生四害:一是渗滤液,这是生活垃圾产生的有害的物质;二是填埋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硫化氢等;三是蝇蚊鼠害;四是轻质垃圾和粉尘。渗滤液污染问题在兰州市区比较突出,而简单填埋的垃圾处理方式,也使得市区主要垃圾场成为污染环境的“罪魁祸首”,并留下重重隐患。
而早在十年前,兰州市政府开始引进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项目,但该项目从落地兰州可谓一波三折。了解到,2006年2月,兰州市城关区政府与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在九州开发区兴建“垃圾焚烧发电厂”。根据协议,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将在城关区九州开发区投资近6亿元,兴建占地150亩、日处理生活垃圾1600吨的焚烧发电厂。不过2006年签约后这个项目就销声匿迹了。
4年之后的2010年,兰州市与福建中德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协议,计划在秦王川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及环保装备产业园项目,项目总投资约50亿元。可惜这个大项目只停留在纸面上,终也是不了了之。
2012年,运行22年之久的伏龙坪垃圾处理场性关闭后,兰州市垃圾处理的矛盾更加突出。城区只剩下西津坪垃圾场等少数垃圾场在运行,新建过渡型垃圾场位于青白石乡大浪沟,其他垃圾场则都在远郊,仍旧是比较落后的填埋方式,垃圾清运的成本一下子增加了许多。
终在2012年10月,兰州市政府与福建丰泉环保公司签订总投资预计13.8亿元、处理总规模达到3000吨/天的兰州生活垃圾发电厂项目,建成后将是全国规模大的同类项目。将采用当今先进的技术工艺,通过垃圾焚烧发电来集中处理城关区、七里河区的生活垃圾,可使兰州市的垃圾做到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也将从根本上改变兰州市生活垃圾简单填埋的现状。
3.“可以说,这是目前国内技术领先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厂,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欧盟的标准。”
10月31日,在获悉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试运营后,从北滨河路上九州大道然后向北行驶约十几分钟后,荒芜的两山之间出现一座现代化厂房——兰州市循环经济产业园垃圾处理园区,十余辆来自城关区、安宁区及七里河区的垃圾清运车排在门口等待过磅进厂。
“可以说,这是目前国内技术领先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厂,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欧盟的标准。”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办公室主任马平川说。据他介绍,垃圾清运车进厂后,通过多个卸料口,将垃圾卸进一个可容纳2万吨垃圾的垃圾池,后再经过发酵、焚烧炉等环节处理,垃圾体积可以减少85%。
兰州市各区生活垃圾从10月18日起全部运入中铺子焚烧发电厂进行处理,并关闭各区现有的生活垃圾处理厂。
“目前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处于调试试用阶段,明年有望正式投入运营。正式运营后可以满足城关区、七里河区、安宁区生活垃圾处理,也将提高兰州市生活垃圾处理无害化率。”马平川说,项目将分为两期建设,其中项目一期日处理垃圾能力为2000吨,二期工程待条件成熟时增到日处理3000吨。垃圾处理采用的“炉排炉”技术,一期项目建成后将处理兰州市城关区、七里河区以及周边规划区域的生活垃圾。项目将配置2台20MW的汽轮发电机,每年可处理生活垃圾约73万吨,扣除自用电外,平均每年可向电网供电约1.74亿KWh。将大限度地实现兰州市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
4.“从垃圾填埋转向焚烧发电,已成为城市破解‘垃圾围城’难题的新出路”
显然,兰州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的目的就是解决日益严重的“垃圾围城”问题,那么,依靠燃烧垃圾运转的发电厂是否会产生二次污染呢?
“垃圾运进厂后,经卸料平台倒入储料室发酵,焚烧等环节都是密闭的,除了卸料时间,其他时段连臭味都不会有。”马平川说,同时,对于焚烧垃圾产生的二噁英等有毒物质,还会通过过滤装置,保证废气废水不会产生有毒物质。相比填埋场露天填埋处理,从工艺设计上更加有利周边环境保护。“我们发电厂烟气排放及污水处理指标全部设计为在线监测管理,排放指标将在线传至环保部门的在线监测数据平台,接受环境监察部门的日常监督管理。”
兰州市一位环保专家说,垃圾焚烧可以减少碳排放,减少耕地的占用,降低填埋场可能产生的生态风险,避免地下水污染,填埋场产生的沼气容易发生爆炸。垃圾焚烧是资源的再利用,属于再生能源。随着城市生活的发展,兰州将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生活垃圾处理压力,焚烧发电的方式无疑是保护城市环境的佳选择之一。同时在技术层面,中铺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焚烧发电技术已相当成熟,处于领先地位。
据了解,美国、日本、韩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垃圾焚烧发电已经成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的一个重要解决之道。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越来越多“”的城市正遭遇“垃圾围城”的困扰。在这一背景下,从垃圾填埋转向焚烧发电,成为城市破解这一难题的新出路。
“要彻底解决‘垃圾围城’之困,仅仅依靠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是不够的。”长期关注兰州生活垃圾处理的兰州市城乡设计院的李工程师认为,目前兰州市每天产生近3000吨垃圾,该厂终处理能力也只有3000吨。以这个能力,目前也只是能解燃眉之急,随着城市发展,垃圾会越来越多,要解决“垃圾围城”之困,兰州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目前这一步,无疑是好的探索。
原标题:垃圾焚烧电厂试运行 兰州探索破解“垃圾围城”困局

“太热了,开会儿窗户吧。”

“算了,这臭味受不了,还是关窗户吧。”

这个夏天,家住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的康先生与家人,几乎就是在这样的纠结中度过的。

垃圾恶臭难闻,白天晚上都不敢开门窗

“在兰州天气最热的半个月里,每天晚上10点以后,我在家里就能闻到一股垃圾发酵的臭味,”康先生无奈地说,“有时过了半夜12点气味还在,有一天早上5点多我甚至被臭味熏醒了。”

面对严重的垃圾气味,康先生最担心家人的健康。“每天被垃圾的气味折磨也就罢了,谁知道这气味会不会伤害人的身体呢?”他说。

这样的臭味,是否只有康先生所居住的片区有呢?

高女士是兰州市七里河区晏家坪的居民,她告诉记者:“每天清晨和晚上都不敢开窗,一打开窗户,臭味就会飘进家里,有时天黑了甚至会闻到焚烧垃圾的气味。”

同时,七里河区武山路上的小餐馆老板王先生,正在因臭味影响生意发愁:“每天臭味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敢出门,更不要说来我这里吃饭了。”

《人民日报》记者走访龚家湾一带居民区了解到,今年入夏后,在龚家湾附近的兰州真空设备厂家属院、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兰州工业学院家属院、杨家桥的省建六公司家属院和四公司家属院、搪瓷厂家属院、热水瓶厂家属院、手扶拖拉机家属院等居民小区,都有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有时在白天出现,有时在凌晨一两点出现,熏得近万名居民实在受不了,给他们的正常生活带来很大影响。

龚家湾多位居民告诉记者:“这个臭味就是七里河西津坪垃圾场传出来的。”随后,记者前往该居民所说的垃圾场,一探究竟。

建筑垃圾场变成兰州主城区生活垃圾的“收容所”

在前往居民所说垃圾场的路上,记者发现一辆厢体印有“兰州城管”字样的垃圾运输车。跟随这辆垃圾车,经过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记者来到了西津坪垃圾场。

正值中午时分,天气酷热,还未到垃圾场,一股浓烈的腐臭气味便飘入了记者的鼻子。放眼望去,位于山顶上的垃圾场堆放着各类垃圾,一大群乌鸦时而在空中盘旋,时而落在垃圾堆上,垃圾场里有几个人戴着厚厚的棉布口罩挑拣着可以回收卖钱的废品。

置身垃圾场,记者看到蝇虫在场内飞舞,垃圾发酵的腐臭气味令人作呕,仅仅过了五分钟,就无法忍受,不得不退出来。

在垃圾场门口,门牌上清晰地标明了“兰州西津坪建筑垃圾场”。然而,一辆辆印有“兰州城管”字样的垃圾车,满载着生活垃圾在这里进进出出。

“我每天在这里倒一车生活垃圾。兰州市的生活垃圾都在这里倒,七八百辆车呢。”刚刚倒完垃圾的车停在路边冲洗,车上的环卫工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