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28日从山东省政府例行新闻发布会获悉:山东省建立基于空气质量改善的生态补偿机制,有效促进了空气环境质量得到不断改善。基于各地市空气质量改善情况,省级财政去年向17市发放生态补偿资金21335.5万元,各地市共向省级财政上缴生态补偿金413.5万元。其中,2014年烟台因第二季度空气质量恶化而向省财政上缴生态补偿金最多,达到156万元,另外还有临沂、青岛、枣庄等4市被罚。

临沂也一样。该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曾被环保部约谈。此后,临沂铁腕治污,截至目前,57家停产治理企业中,42家正常生产,15家停产;412家限期治理企业中,353家完成整改备案解除限期治理,30家停产整治,29家关闭搬迁。仅陶瓷业、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就改造关键生产线200多条,完成环保技改投资78亿元,切实把“付出的阵痛”变成“重生的契机”。2015年,临沂城区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四项污染物浓度指标同比分别下降17.4%、17.1%、40.0%、17.2%,分别居全省第一、一、一、三位。因此该市获省生态补偿金约1471万元,居全省第一位。

据山东省环保厅副厅长董秀娟介绍,山东近年来探索建立基于环境质量改善的约束性机制。一方面,在干部考核方面加重生态环境保护的比重,将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分值提高到150分,并首次将PM2.5浓度现状及改善率纳入科学发展综合考核体系,分值占40分。另一方面,每月公布全省大气17城市空气质量和同比变化排名并建立基于空气质量改善的生态补偿机制,对空气质量同比改善的市,由省级给予补偿;对空气质量同比恶化的市,由市级向省级补偿,一季度一兑现并公开。

据介绍,生态补偿机制是基于空气质量的改善而不是基于空气质量本身。“如果基于空气质量,青岛、烟台等沿海城市闭着眼睛都得到奖励。”张波说,一个地方的空气质量是由历史和自然两方面的因素造成的,“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决定能源产业结构和城市规划;地理位置决定大气扩散能力”。所以生态补偿机制考核的是各市现在改善空气质量的努力程度,要“自己跟自己比”。

排名垫底不仅仅是让领导丢了面子,还有可能因治气不力而丢了位子,影响官员升迁。山东将“大气环境质量逐年改善”纳入17个地级以上市的科学发展综合考核体系,实行千分制,仅PM2.5这一项就占了40分,而GDP项为25分。

社会舆论的压力、各兄弟市之间的对比,让一些排名垫底的市的党政领导如坐针毡。

据介绍,各市收到的生态补偿资金将“专款专用”,必须将资金统筹用于辖区内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扬尘治理,以及空气站建设运营等项目。

因此,制度设计紧紧抓住环境改善这一核心,比如改革环境监测考核机制,“考核谁、谁监测”变为“谁考核、谁监测”。“这是十分重要的,以前考核机制不尽合理,监测数据由被考核对象提供。”山东省环保厅一位工作人员说,现在是省里考核,省里来监测,实行实时监测,实时在山东环境网站公布,数据归真,采集的数据和群众的感受是一致的。

“大气污染防治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并不是环保一个部门就能做好的。”张波说,污染防治的职能分散在政府各个部门,而生态补偿办法可以调动党委、政府协调各部门齐抓共管,构建多部门有效配合的大环保格局,这样才能更有效地治气提质。

奖罚分明让这些生态补偿金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目前,各市也参照省里的做法,对县区进一步开展到乡镇和街道办事处,治理大气污染形成了层层递进的责任体系。

在这次生态补偿“成绩单”中,曾被环保部约谈的临沂市居然获得补偿最多,令在场的记者很意外。

亚博在线娱乐登录,省财政设立空气质量生态补偿金,赏罚分明鞭策治污

1月21日,山东省发布2015年第四季度17地市空气质量状况,其中,包括济南在内的13个市,空气质量同比恶化。按照山东省环境空气质量生态补偿办法,这些市要向省财政上缴生态补偿金1935万元。

为啥将这四类污染物作为考核指标?“这4类污染物是影响山东空气质量的主因,特别是PM2.5,治理难度大,所以其考核权重也最大。”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