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说,“河长制”即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污染治理。“河长”是河流保护与管理的责任人,主要职责是督促下一级河长和相关部门完成河流生态保护任务,协调解决河流保护与管理中的重大问题。在浙江,“河长制”得到了重视。怎么管一条河,管一片湖?不少地方的一个做法是推行河长制。作为“五水共治”的制度创新和关键之举,河长制较早在浙江推开,如今已走过了3个春秋。来自浙江省环保厅的公开消息称,2016年1至9月,全省地表水总体水质为良,钱塘江总体水质为优;221个省控断面中,Ⅰ至Ⅲ类水质断面占77.4%,同比上升7.3%;与上年相比,全省劣Ⅴ类断面个数减少8个。事实上,长期以来,环境问题尤其是水环境问题,牵涉领域众多,可谓包罗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河长制”体现了《环境保护法》中“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辖区的环境质量负责”的要求,把地方党政领导推到了责任人的位置,其目的在于通过各级行政力量的协调、调度,有力有效地管理关乎水污染的各个层面。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和基层党员干部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整治管理。小到一段河道,大到一条河流,都有了层次分明、权责明晰的责任人,河道治理也就有了一个长效机制,而不至于人走政息。目前,浙江全省四级共有6名省级河长、199名市级河长、2688名县级河长和16417名乡镇河长,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已具雏形。规定市级河长不少于每月巡查1次,县级河长不少于半月巡查1次,乡级河长不少于每旬巡查1次。显然,“省长村长,都是河长。”这句浙江老百姓口口相传的话,并非虚言。与此同时,如果说“河长制”的特点是定点到人,让每一片需要保护的水域有责任主体,那么现在的环保标准,不仅内含这样的要求,而且对责任有更严的指向。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实行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严格体现在哪里?就体现在责任的覆盖广度和闭环效应中。作为河长制开拓者的浙江,面对实施中的各类问题,步履不停。河长两个字,内涵也日渐丰富——民间河长、企业河长、渠长……治水治到细微处,河长队伍逐渐壮大丰富,责任落实得更加精细。与此同时,早在2015年8月,《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其中一个核心内容,就是生态环境损害责任首提“党政同责”。以此来看,党政负责人担任“河长”,不仅是给河流、湖泊找到“主人”,而是所有生态资源在根本上都应被纳入明确的责任体系之中,不应有责任的盲区和死角。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刘国翰指出,“近年来浙江大力推行的五水共治,不仅仅能倒逼产业转型、生产方式转变,亦是人行为观念、生活方式的新航向。诚如民间河长,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具体来说,民间河长大多就住在河边,生活在河边,对河道关心的程度,爱护程度更加高一点。民间河长时间发现问题,参与问题的解决,发挥着重要作用。更深的影响还在岸上,随着“河长制”的层层推进,社会力量也被带动起来。明显的是产业结构调整,沿河、沿湖的企业不得不放弃传统落后的生产方式,超标排污企业被关停,有环保自觉的企业家开始寻求清洁生产方式,循环经济得到发展。浙江全省水环境治理的氛围良好。除了机制创新之外,河长们的“枪支弹药”也在更新升级。有的“河长”还依托科技力量,从截污纳管、清淤配水到生态修复,进行科学规划、分步实施;有的“河长”主动协调上下游、左右岸联动治水,实现计划共商、工程同步的良好态势;有的“河长”借助民间力量,发挥群团组织、民间组织、村级组织的作用,营造“民间河长”巡河、第三方检测机构测河、志愿者护河、河道观察员观河、民企包河的浓厚治水氛围。而在未来,随着“河长制”的全面推进,省长、市长、县长、乡长、村长都可能成为“河长”,成为我们“母亲河”的生态卫士,而越来越多的人也会参与到“母亲河”的治理之中。

在安吉县水利视频指挥中心的老石坎水库监测屏上,调研组看到,几只水鸟正在悠闲凫水,漾起层层涟漪,镜头拉近,竟然是“鸟类中的大熊猫”——中华秋沙鸭。据安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旭华介绍,水利系统的高清视频监测已与公安、交通部门联网,初步实现了跨系统视频资源共享,可全天候对水体实时监测。

在工业污水治理方面,湖州市扎实推进长兴粉体及喷水织机、德清小化工、安吉小竹业、吴兴小砂洗小印花、南浔小木业等“低小散”行业区域性污染整治,吴兴砂洗印花、长兴部分喷水织机实现搬迁入园、集聚发展。嘉兴市全面开展印染、制革、化工等高污染行业整治,实施工业企业污水全入网工程,全市8800多家企业实现全入网,依法关停淘汰“低小散”企业2300多家、重点污染企业270多家。

作为全国领跑河长制的地区之一,浙江初步形成了以河长制为核心的责任体系和治水长效机制,实现了水更秀、景更美、业更兴、民更富的目标。从“九龙治水”到“一拳发力”,浙江的探索和经验,对各地深入推进河长制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针对水环境治理、水污染防治、水生态恢复等突出问题,浙江全省以“剿灭劣Ⅴ类水”作为重点工作,由河长牵头制定“一河一策”治理方案,着力推进截污纳管、河湖库塘清淤、工业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治理、排放口整治和生态配水与修复等工程。

江南水乡,河湖纵横,浙江全省有8万多条河流。自2003年探索实行河长制至今,浙江已经形成了“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组织体系,把治水从河流延伸覆盖到所有水体,不断推进治水向全面纵深扩展,营造了全民治水护水的良好氛围,有效促进了水环境质量的改善。统计数据显示,至2017年11月底,浙江地表水省控断面Ⅲ类水以上占81%,全省已消灭劣Ⅴ类水质断面,大江大河的水质总体优良,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由2013年的57.6%提升到87.2%。在环保部近日公布的水十条考核中,浙江拔得头筹。

调研中了解到,湖州、衢州、杭州等地不断强化水利、国土、环保、住建、公安、司法等部门监管联动,极大增强了部门协同管水治水能力。比如,西湖区联合环保、城管、林水、国土、市场监管等部门成立河道环境联合执法队,各方执法力量各司其职、齐抓共管,切实消除了河道环境污染源头。开化县创新“多规合一”,解决了原来多个部门规划相互打架、相互掣肘等问题,为科学防治生产生活导致的污水进行前瞻性布局。同时,开化还在全国首创生态环境保护司法链条,联合各部门执法力量,在全省率先成立检察院生态环保检察科和环境资源巡回法庭,依法查处惩治各类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

除“官方河长”外,浙江还有民间河长、护河队、护河志愿者、保洁员和观察员,他们都是水环境的守护者。衢州常山县成立“骑行河长联盟”,建有“骑行河长”队伍40支,参与群众超过2000人,骑行河长巡河轨迹遍布全县180个行政村,广泛传播“公益治水”理念。德清县有企业家河长、乡贤河长、巾帼河长等民间河长500多名,通过发挥其专业特长和资源优势,引导群众参与水环境治理。

2003年,长兴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在卫生责任片区、道路、街道推出了片长、路长、里弄长,责任包干制的管理让城区面貌焕然一新。当年10月,县委办下发文件,在全国率先对城区河流试行河长制,由时任水利局、环卫处负责人担任河长,对水系开展清淤、保洁等整治行动,水污染治理效果非常明显。

作为浙江最大的淡水养殖县,德清在全国率先探索养殖尾水全域治理模式。在下渚湖街道上杨村大圩渔业养殖尾水治理点,调研组看到鱼塘的养殖尾水,通过沉淀池、过滤坝、曝气池、生物处理池、人工湿地等设施,从湿地排放出的养殖尾水达到地表水Ⅲ类以上标准。通过尾水治理,水产品品质大大提升,养殖户收益大幅提高,2017年前3季度,全县实现渔业产值11.8亿元,同比增长21.7%,渔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443元,同比增长10.6%。

在义乌市,基层河长打开APP,系统就会记录下河长巡查河道的轨迹,平均3秒钟定位一次,开车和走路定位点的距离是有差别的。调研组发现,有关市县都建立了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河长可通过“巡河轨迹管理”系统和“河长日志”系统对巡查轨迹进行GPS定位记录,实地上传。目前,浙江全省已初步实现了河长制信息平台、各类APP与微信平台等全覆盖,搭建起融信息查询、河长巡河、信访举报、政务公开、公众参与等功能为一体的智慧治水平台。

编者按

包漾河是长兴的饮用水源地,当时周边散落着喷水织机厂家,污水直排河里,威胁着饮用水的安全。为改善饮用水源水质,2004年,时任水口乡乡长被任命为包漾河的河长,负责喷水织机整治、河岸绿化、水面保洁和清淤疏浚等任务。河长制经验向农村延伸后,逐步扩展到包漾河周边的渚山港、夹山港、七百亩斗港等支流,由行政村干部担任河长。2008年,长兴县委下发文件,由四位副县长分别担任4条入太湖河道的河长,所有乡镇班子成员担任辖区内的河道河长,由此县、镇、村三级河长制管理体系初步形成。

“河长不好当,治水中有太多的困局需要打破。比如,怎样跳出‘就河治河’的窠臼?怎样实现水中岸上联动?怎样兼顾生产生活?”柯城区委书记徐利水感慨地说。

2.“五级联动”体系,让河长主体责任落到实处

——治水护水要打好“人民战争”。治水是一项涉及面广、影响全局的系统工程,单靠河长和各部门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需要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尤其是全民的力量,只有相信群众、依靠群众,鼓励引导民间河长、企业和社会团体等共同参与治水,才能啃下治水的“硬骨头”。目前,浙江坚持“党政河长+民间河长”,以官方河长、警长为治水主体,带领民间河长、公众等力量,初步建成一个主体、多个层面参与的社会治理协同创新模式,全省有10多万民间河长志愿参与河湖治理管护活动。社会共治共享作为汇聚治水合力、创新治水改革的重要途径,已经成为浙江河湖长效管理、巩固治水成效的重要举措。各地应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力度,拓宽参与渠道,扩大河长制的群众基础,推动形成政府、企业、公众、媒体、民间组织等各种力量共同参与,真正形成全社会治水的良好氛围。

4.强化协同协作,“河长制”变河长治

1.河长制,“逼”出来的创新

如今,在浙江,政府和社会各方力量共同治水的良好格局已经形成。

调研组了解到,浙江各地已编制11720份“一河一策”治理方案、1.6万余个小微水体“一点一策”方案,每条河流怎么治、什么时候治、治的效果怎么样一目了然。立军令状,签责任书,挂图作战,对标落实……在5.7万余名各级河长的聚力攻坚下,全省6500公里垃圾河、5100公里“黑臭河”得到有效整治,河湖库塘清淤2.4亿立方米,唤回了清波碧水,寻回了水清岸绿。

2016年年底,衢州市5个县主要领导集中到任,他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认河、巡河,签订河长履职承诺书,立下军令状,挑起河长的担子。

作者:光明日报调研组

——推行河长制关键在于责任落实。长期以来,河流湖泊的生态保护,涉及水利、环保、发改、财政、国土、交通、住建、农业、卫生、林业等多个部门,而传统的河湖管理模式,“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难以根治河道顽疾。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江河湖泊是流动的生命系统。解决河湖治理管护这个难题,必须实行“一把手”工程。河长制的核心是由党政主要领导负责属地河流生态环境管理,让每条河流都有负责人。但河长制能否发挥实效,关键在于防治责任的真正细化,以及责任主体的精确锁定。《浙江省河长制规定》厘清了河长与相关主管部门间的法定职责,明确了各级河长的职责划分,其中县级及以上河长着重牵头“治”,乡、村河长更加突出“管”“保”。权责明晰,更要履责有力。各地应将党政主要领导负总责、部门协同治理的模式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进一步完善河长制考核制度,制定更为严格的考核标准,采用更为科学的考核办法;加快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建立河道信息档案,实时对河道治理管护进行监测、追踪;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包括河长信息和河道整治信息,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

开化县委副书记余尧正介绍,为打赢剿劣战,该县实施农村、城镇小微水体清淤整治与山塘水库综合治理及美塘工程,去年共完成清淤河道56条、山塘4座、池塘24座、水库1座,清淤量51万立方米。据了解,衢州全市开展以“清千塘美百河”为主载体的河湖塘库清淤行动,把清淤工作延伸到农村池塘、沟渠等河流“毛细血管”,目前已完成清淤310万立方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