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关乎生态、关乎转型、关乎民生、关乎全局,牵一发而动全身。”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曾解释说,“五水共治”好比五个手指头,既竖起治污水这个“大拇指”,从群众深恶痛绝的污水治理起,也把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捏成“拳头”,齐头并进。“五水共治”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生动实践,也是治省兴省的关键之策。
9年前,浙江绍兴,老百姓抱怨“钱是多的,水是脏的”;长兴,所有的河道都呈酱油色。有人将烟蒂朝河里一扔,竟燃起了火;水乡嘉兴劣五类水占了58%,“河里脏得连个拖把都伸不下去”……
河水的问题,引起浙江省委省政府关注。2013年底,该省提出实施“五水共治”工程,而治污水成为重中之重。几年的铁腕治水,如今的浙江早已变了样:安吉县自豪宣布,县域内任何一条河流都可以跳下去游泳!浙江八大水系中污染严重的鳌江,江面重现水鸟云集的美景。湖州八成以上乡镇成为生态乡镇……
“五水共治”,浙江交出一张漂亮的答卷。就在此前召开的全国水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上,来自全国各省市的170多位环保部门负责人齐聚浦阳江畔,实地体验浙江“五水共治”带来的环境蜕变和经济飞跃。会上,环保部部长陈吉宁盛赞浙江“五水共治”发动群众,让群众受益,提升百姓幸福感;党政同责、齐抓共管,形成制度合力,应当推广全国。
陈吉宁进而指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浙江在生态文明建设和水污染防治方面做得早,走在前,有很多好经验、好做法值得各地学习。”近年来浙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伴随着环境的改善,浙江城乡差异缩小了,发展质量提高了,老百姓也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幸福感。
而在这背后,铁腕治水行动曾如排山倒海之势“席卷”浙江大地。“五水共治”,治污水是“大拇指”。作为吹响治水号角的浙江浦江县经过两年整治,水晶加工户从2.2万家锐减到1243家,淘汰水晶加工设备9.5万台,彻底消灭饱受污染的462条“牛奶河”。截至2015年底,浙江完成铅蓄电池、电镀、印染、造纸、制革、化工等六大重点行业整治;22个特色小行业已关闭2557家低小散企业,全省规划新建、改造六大行业园区62个,整治后的企业入园集聚发展,在2016年底前完成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
与此同时,自2014年以来,浙江启动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2016年是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工作计划的收官之年。截至目前,建立污水处理终端10万个,铺设管道近3万公里,总长度可绕赤道大半圈;治理村庄两万多个,受益农户450万户,全省覆盖率达八成,原本“污水靠蒸发,垃圾随风刮”的乡村,大多告别了污水直排历史。
美丽乡村不断涌现,基础在于隐藏在地下的近3万公里长的管网。“把工程当作自家房子装修一样来做。”这是浙江农村生活污水管网建设的一条标准。平原地区管网建设有动力或微动力污水处理终端,通过电力、太阳能等供能,进行一体化处理。而在山区村庄,管网铺设因势利导,通过高度落差提供的势能,将农户的生活污水集中纳入到厌氧污水处理终端,再配合人工湿地净化水质。
如今,可以游泳的河在浙江已非稀奇事,多地纷纷开出赏金,寻找“不可以游泳的河”。而在这背后,是浙江全省坚决向高能耗、高污染企业说“不”。治水初期,浙江便施行了史上严的排污标准——对11个行业实行水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不达标企业停产整治或关闭。但一项数据表明,浙江经济并未因治水而“受伤”。
据公开资料,仅在2015年,在全球经济下行大背景下,浙江GDP增速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省会城市杭州更是一枝独秀,GDP首破万亿元人民币大关,增速达10.2%。解密浙江经济发展“密码”,不难发现,产业结构更加优化:三产超过二产,新经济主导地位逐步确立,发展更为红火。以杭州为例,当地信息经济对GDP增长贡献率达50%以上。
浙江真正做到绿水青山“造出”了金山银山。
展望未来,作为“十三五”规划的开局元年,2016年浙江省环保厅提出,要在“十三五”期间,确保全面消除黑臭河和地表水劣V类水体,地表水达到或优于III类水质达到80%,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例达到80%,PM2.5浓度下降幅度、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削减幅度均完成国家下达的指标。

作为国内经济较为发达的省份之一,浙江感受到环境污染带来的发展压力。2013年,浙江主动调整进入新常态,打出了一套以“五水共治”为突破口的转型升级组合拳。如今,近三年时间过去了,当年的承诺有没有从“纸上”落到“地上”?
之江大地绘就当代治水图 根除“劣迹”
在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郊的浦阳江翠湖段,浦江县一小的孩子们有的在湖畔草地上尽情欢闹,有的在湖边接受防溺水安全教育。“夏天来这游泳的人太多了,我们借春游之机给孩子们上上安全课。”带队老师说。
很难想像,就在三年前,翠湖还是又黑又臭的情况。而这样的转变,正是始于浙江开展“五水共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探索。
水体污染,根子在岸上。浙江经济发达,人口密集,几十年积累的污染欠账要一朝销掉,谈何容易。“拿出重整山河的雄心和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响铁腕治水攻坚战,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的话掷地有声。
2013年底,浙江省委、省政府做出治水的重大决策:7年总规划投资4680亿元,实施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各级党政领导的办公室里都挂上了治水图:“治水大行动作战图”“垃圾河、黑臭河治理作战图”“城镇排涝水任务图”“保供水重点工程布置图”……每张图上都标明了具体行动方案、路线和时间表。
“五水共治”,治污水是“大拇指”。浦江县经过两年整治,水晶加工户从2.2万家锐减到1243家,淘汰水晶加工设备9.5万台,彻底消灭饱受污染的462条“牛奶河”。2015年底,浙江将完成铅蓄电池、电镀、印染、造纸、制革、化工等六大重点行业整治;目前22个特色小行业已关闭2557家低小散企业,全省规划新建、改造六大行业园区62个,整治后的企业入园集聚发展,在2016年底前完成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
显然,在10万平方公里的浙江大地上,一幅“五水共治”的当代治水图正在波澜壮阔地进行着,浙江上下以时不我待、敢打必胜的决心斗志合奏起这曲恢宏雄壮的治水交响乐。浙江有近三成的用水、约四成的废水排放来自工业。如今通过治水倒逼工业转型升级,已出现水资源利用率提高和工业对水环境的源头性污染明显削减的可喜现象。其中,全省工业废水排放量近两年累计下降了14.8%。
来自浙江省环保厅的数据显示,仅在2015年上半年,浙江全省地表水控制断面III类以上水质断面比例达到67.9%,同比提高了8.6个百分点,劣V类断面比例同比下降了8.1个百分点,流域水质正呈现快速提升态势。
与此同时,作为消劣的主抓手之一,浙江农业农村面源治理已初战告捷:近9000家规模猪场已全部完成污染治理,39个散养猪重点县、规模水禽场污染治理全面完成,91%以上的养殖场实现农林牧结合生态养殖模式,规模化养殖比重高出全国26.8个百分点。
资金投入也是消劣的保障之一。“据浙江调研情况,有的黑臭河每公里整治资金约为2000万元至4500万元,包括污染源治理、截污、污水处理厂建设、清淤、引水活水等。”省环科院专家介绍,水质污染易反复是黑臭河道整治工作的一大难题,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仅要重前期整治,更要重长效管理,特别是保持水体流动性和河面河岸的整洁。
目前,浙江全省正在全面调查入河排污口,依法进行规范化标识,这是今年省治水办部署开展的一项全新的重要工作。将对非法设置、设置不合理、经整治后仍无法达标排放的排污口进行清理;对保留的排污口、排雨水口,则设置规范的标识牌,实施“身份证”管理。摸清家底,趁势清理沿河排污口,无疑又将为打赢消劣攻坚之战增添助力。
而事实上,两年多来,浙江以治水倒逼产业转型。据统计,2015年浙江全省生产总值达到42886亿元,增长8%;2015年,全省规上工业中装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6.3%、6.9%和6.9%,增幅均高于全省规上工业。如今,浙江正向着绿色发展的方向坚实迈进。
(据中国环境报/晏利扬、人民日报/顾春、新华社/谢云挺、浙江日报/江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