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的时候,儿媳就和我说‘希望顺产’,说这样对孩子会比较好,我们家属也都同意。”王梅说,“但是我们当时也说了,她超过预产期一周了,如果顺产比较困难的话,也可以到时候再改剖腹产,儿媳当时也说可以。”

随后,北青报记者联系了榆林一院的杨院长,询问坠亡产妇的主治医生能否公开发声。杨院长称称,涉事的两名医院目前正在接受调查。9月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致电榆林市卫计局,工作人员称,已有人员介入调查“产妇马某在医院坠亡”一事。

延壮壮的堂哥称,马茸茸两次出产房时,都说的是“我疼得撑不住了,跟医生说一下”,她要往地下蹲,延壮壮就去扶她,但当时旁边的其他待产妇家属提醒说,让马茸茸在地上先缓一缓再起身。“我堂弟当时就跟医院说了,不行咱就剖腹产。”延壮壮的堂哥对北青报记者说,“但两个医生检查后都说不用剖腹产,马上就生了,还拿走了小孩的被褥用品。”

就院方声明中“家属两次提到能顺产就顺产”这一细节,延力告诉北青报记者,8月30日住院签“顺产协议”前,堂弟延斌询问了医生“生产过程中出现状况时,还可以再剖腹产吗?”医生回答说可以。延斌听完便签了字、按了手印。

马茸茸一家人都要求进待产室里看,被护士拦住。经过交涉,丈夫延壮壮和婆婆王梅进入了待产室,但他们四处寻找,一直没有看到马茸茸。

陕西榆林一产妇在待产时,因疼痛难忍,从医院5楼坠下身亡一事,连日来引发关注。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产妇待产期间,曾数次走出待产室,提出剖宫产但被拒绝。目前,家属和医院双方就“谁拒绝了剖腹产”一事各执一词。9月6日,院方再次发表声明,给出事发经过的监控画面截图,称产妇曾下跪,多次“与家属沟通(剖宫产)被拒绝”。随后,家属方告诉北青报记者,监控画面中并未记录声音,“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并称产妇数次要求剖宫产,其丈夫都答应了。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榆林市卫计局已介入调查此事。

这位主任医师表示,无痛分娩并不是所有医院都有的,她不知道榆林一院是否有无痛分娩项目,这个项目并非全面普及。

此外,事发后,有网友质疑家属“出于省钱或风俗的考虑,不顾产妇身体坚持顺产”,对此,延力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没有这种考虑。我们开始选择顺产,是觉得对孕妇身体损伤小,产妇后期恢复快。剖腹产对身体损伤大一些,所以在8月30日我们说了‘能顺产就顺产’这样的话。但是8月31日下午,我们说的的确是‘不行咱们就去剖腹产’。”

产妇马茸茸和坠亡一事发生后,家属和医院,就“谁拒绝了剖宫产”一事各执一词。产妇、家属或医院,谁能决定进行剖腹产手术;医院在流程上是否存在不规范行为;产妇坠楼,医院是否监管不力,成为众多网友关注的焦点。9月6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晨光及专职于医疗纠纷诉讼的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范贞律师,就相关问题进行解读。

延力称,产妇两次出产房时,说的是“我疼的撑不住了,跟医生说一下”。她不小心蹲在地上时,其丈夫延斌(化名)立马去扶她,但当时旁边的待产家属好心提醒说,让产妇先在地上先缓一缓再起身。“我堂弟当时就跟医院说了,不行咱就剖腹产。”延力对北青报记者说,“但两个医生检查后都说不用剖腹产,马上就生了,还拿走了小孩的被褥用品。”

之后就出现了榆林一院公布的监控视频内的情况。

此外,就“为何剖宫产手术必须家属签字”一事,医院出示了一份授权委托书,称“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9月6日,涉事的榆林一院再次发表声明称,公安部门已出具书面调查结论:排除他杀,产妇系跳楼自杀。但究竟是谁拒绝剖宫产?马茸茸是下跪请求剖腹产还是疼得站不住?这些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同时有媒体质疑马茸茸婆家为了她生二胎考虑坚持顺产要求,真相到底是什么?

9月6日,涉事的榆林市第一医院再次发表声明称,公安部门已出具书面调查结论:排除他杀,产妇系跳楼自杀。对于“究竟是谁拒绝剖宫产”一事,医院出示了三份材料:1、产妇夫妇在产前签署《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签字、按指纹确认顺产意愿。2、《护理记录单》记载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记录,内容显示:第一次时,“患者极不配合,要求剖宫产……家属表示理解,拒绝手术”;第二次,“患者自行走出待产室……家属仍拒绝手术”;第三次时,“产妇仍坚决要求剖宫产,家属仍拒绝手术”。3、院方公布了事发经过的监控画面截图,截图画面中,坠亡产妇曾三次走出待产室与家属见面,其中有两次下跪场景,医院方称,“监控视频中产妇与家属沟通被拒绝”。

图片 1

图片 2

“之后延壮壮跑到了一层,在大厅和一楼的办公室问了一圈都没有得到答复。他就走到医院外面,看到围了一群人,走过去一看,发现是马茸茸,已经被抬到了急救担架上,地上还有一摊血迹。”延壮壮的堂哥说。

9月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坠亡产妇丈夫的堂哥延力(化名)。对于榆林一院的二次声明,他称,家属不认可。延力说,监控中产妇不是下跪,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并不是向家属下跪要求剖腹产。

而医院就“为何剖宫产手术必须家属签字”一事,出示了一份授权委托书,称:“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图片 3

马茸茸可以进行无痛分娩吗?

8月31日晚上7点20分左右,马茸茸第二次跪地

8月30日15时许

8月31日晚6时许,待产妇马茸茸,从榆林一院5楼坠下身亡,带着腹中足月的孩子。连日来,就“产妇坠亡前,曾提出剖宫产被拒绝”这一细节,家属、医院双方就“谁拒绝剖宫产”各执一词。

是疼得站不住还是下跪?

陕西榆林的产妇马茸茸,在待产期间多次要求剖宫产被拒绝后,因疼痛难忍,从医院5楼坠下身亡。此事连日来引发众多关注。目前,家属和医院,就“谁拒绝了剖宫产”一事各执一词。事件陷入“罗生门”。

家人称,马茸茸怀孕之后,精神状态一直比较稳定,“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也没有别人说的产前抑郁什么的,她平时性格比较稳重,但是和亲戚还有熟悉的人会开开玩笑,我今年5月的时候还回来过,她那个时候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延壮壮的堂哥说。

9月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致电榆林市卫计局,工作人员称,他们已经派员开始调查“产妇在医院坠亡”事件了。榆林一院的杨院长也对北青报记者确认,涉事的两名医生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原标题:陕西产妇坠楼事件陷罗生门 梳理其坠亡前的29小时

8月31日下午6点05分,马茸茸第一次跪地

比预产期晚一周进产房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雅 付垚 见习记者 张夕 实习记者 胡淑娟

2016年结婚

延壮壮告诉北青报记者:“分娩室门口一直都有人看管的,家属不让进,我们只能通过发微信的形式和马茸茸沟通,她中间还让我们买过吃的,有水果、红牛、稀饭什么的,水果可以让护士带进去,红牛什么的是不行的。”

这位主任医师称,待产期间,产妇一般是怎么舒服就怎么待着,没有什么要求。但有些产妇待产的时候,可能会出现身体支撑不住,蹲着或类似“下跪”的情况。

马茸茸怀上头胎宝宝

图片 4

31日晚上8时许,一名护士走出了分娩室,马茸茸家人上前询问,护士的说法却让他们慌了。“护士当时和我们说,‘我们连你们的人都找不到’。”延壮壮说。此时家人还不知道,马茸茸已从医院5层坠楼了。

上述观点得到范贞律师的认同,他称,产妇本人的决定权最大,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一条内容:“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将患者的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等如实告知患者,及时解答其咨询;但是,应当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而授权委托书是产妇授权,产妇本人能够决定是否手术,不必非要家属签字。

对于视频中马茸茸两次跪倒在地的情况,医院方给出了不同的说法。院方9月6日的声明称,产妇坠亡前,曾三次走出待产室与家属见面。院方描述马茸茸跪倒在地的用词为“下跪”,医院方称:“监控视频中产妇与家属沟通被拒绝。”

同时,王晨光教授补充道,医院对患者,需要起到一定的监护责任,而具体担负多少责任,需要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来判定。“患者在待产室内,这处于医院的监护范围,患者的死亡不能说跟医院毫无关系。”

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坠亡产妇丈夫延壮壮的堂哥,对于榆林一院的二次声明,他表示家属不认可。延壮壮的堂哥说,监控视频中马茸茸不是下跪要求剖腹产,而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但蹲不下去,最终跪在地下。

8月31日晚7点26分,马茸茸在医务人员的陪同下走进待产室。延壮壮告诉北青报记者:“为了能够尽快进行剖腹产手术,这个过程中还找了一个有医院关系的熟人,希望能够给医生‘递个话’,以便能够尽快进行剖腹产手术。”

她表示,无痛分娩可以减轻疼痛,能一定程度缓解产妇的压力,所以很多人会拿剖宫产和无痛分娩作对比。但无痛分娩和剖宫产是两个项目,虽然用药的方式是一样的,但用药的剂量是不同的,剖宫产用药量多,无痛分娩用药量少。

马茸茸到底是“下跪”,还是因产妇疼痛难忍做出了下蹲动作;产妇什么情况下应该剖宫产;以及使用无痛分娩能否避免剖宫产?北青报记者就这些问题询问了北京妇产医院一位主任医师。

争论三:为了要二胎?

事发后,不少网友询问:产妇坠亡,医院是否存在监管不力的问题?

26岁的马茸茸,毕业于榆林学院,怀孕之前,马茸茸在一家培训机构做辅导教师,延壮壮则在一家物业公司从事管理工作。马茸茸的母亲告诉北青报记者,两家人都很重视这个孩子,怀孕后,马茸茸也辞去了工作,专心在家待产。

相关文章